小橘子

学生随缘更新ヽ(*´з`*)ノ

一个教师节采访

记者:“沈教授节日快乐!”(递过花束)

沈教授:“多谢。”(笑,接过端详片刻放在桌子上)

记者:“可以给您拍一张照片吗?同学们都希望今年的校园报上仍旧有您。”

沈教授:“当然。”

(记者拍照,沈教授来不及抬眼便发觉拍完了)

沈教授:(笑)“同学,你倒是性子急。”

记者:“沈教授,就是自然才最好看啊,哈哈,不过,过了一年,您这办公室还是什么都没有变。”

沈教授:“其实也是有的。”(指了指笔筒)“这是你们……”

记者:(坏心接话)“我们师娘?”

沈教授:(微勾嘴角扶了扶眼镜)“对,是你们师——娘。”(忍不住笑了)

(敲门声响起)

沈教授:“请进。”

(赵局长露出了小脑袋,冲沈教授眯眼笑得灿烂,与记者打了个招呼)

赵局长:“小同学,今年也来采访呀?拍照片了没有?”

记者:“有的赵局长,今年也……”

赵局长:(抢话)“什么今年,没有”(凑到记者身边,悄悄使眼色)“辛苦小同学了,来来来让我看看。”

(看照片时动作迅速发给自己)

赵局长:“好看啊,这抓拍的真不错。”

记者:“谢谢赵局长,那我就先走了,二位再见哈——”(不想当电灯泡的小记者迅速溜走)

七夕快乐(呜呜呜迟了好抱歉)

七夕是工作日,特调处不放假,反正处里一干人等里,只有一个人会抱怨。


赵云澜开车回家,副驾驶上放了一束新鲜的玫瑰。龙大放假了,沈巍这会儿肯定在家里做饭等自己回来呢,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又肯定了一遍自己“丈夫”的身份,心情颇好地哼起了歌。


停车,上楼,开门。


“宝贝儿——老公回家啦!”


沈巍居家服上系了条围裙,正往锅里的排骨里放酱油。


“好,欢迎回家。”沈巍盖上锅盖,回身笑意盈盈地看他。


恰似贤惠妻子欢迎工作归家丈夫的场景正中赵云澜的红心,他一脸痴汉幸福笑地靠过去,手环上沈巍的腰:“沈巍申请做您心尖上的宝贝,接受请求吗?——接受,全身心接受!”


沈巍如赵云澜所愿红了耳尖:“明天,你和处里请个假吧。”


赵云澜心领神会,手自腰间划过胸口,在沈巍喉结上画圈儿。


“那你今晚要变长发给我看哦~”


这法子到底好使不好使

“宝贝儿,和小乖龙读书累不累啊?哪吒和我研究出了新法术,我变给你看看呀?”


沈巍抬头,把目光从手中的书转移到赵云澜布灵布灵闪着小星星的眼睛上,颇为无奈地挑了挑眉。


赵云澜,哪吒,法术。


这三件事物,光是放在一起就能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沈巍心累地想。


果不其然,下一秒沈巍的头上就多了对白白的兔子耳朵。


赵云澜乐得不行,又是凑近了观摩,又是上手揉捏:“原来小巍是只可爱小白兔哈哈哈哈,老公我很满意!”


老实孩子敖丙在旁边一脸震惊,显然是对突如其来的狗粮有些发慌。


你们上古的前辈原来在家这么不正经的吗?


沈巍真明显习惯了爱人的顽皮,伸手把赵云澜往自己怀里一拉,靠近了凑在人耳边,用如大提琴般地低音说:“是不是小白兔,难道你不知道?”


本就别有深意的话,贴在耳边吹着气说杀伤力更是成倍增长。调戏不成反被撩,赵云澜偃旗息鼓,红着耳尖窝在沈巍怀里不吱声了。


目睹全程的敖丙在一旁歪了歪头,好像明白了什么。


回家后,哪吒凑过来兴致勃勃地对敖丙说:“敖丙,你看我给你变个好玩的!”


“嘭!”敖丙头上多了对猫耳朵。


“哈!小爷我就猜到是猫,大叔还说我小屁孩没经验,这不是猜准了嘛~”


哪吒一手插着裤子,一手揉了揉软乎乎的猫耳朵,颇为骄傲的样子。


敖丙忽然红着脸,伸手抱住了哪吒,薄唇凑近耳朵,声音细若蚊呐:“是……是不是小猫咪,难道……你不知道吗?”


台词太过羞耻,一句话说得磕磕绊绊,却把哪吒听得一瞬间大脑空白。


草。哪吒心里只剩这一个字


他也确实那么做了。


第二天,他俩没去斩魂使和昆仑君府上玩了。


斩魂使大人,您的法子不好使。敖丙趴在床上委屈巴巴地想着。


上古神灵和后辈的罪恶交易(??)

昆仑君法力无边,但上古神灵不学后来仙人后辈那些咒语。赵云澜看过哪吒变化神通后心痒难耐,便要哪吒把咒语教他。


“大叔你也有不会的东西啊?行,小爷我不是个小气的人,可我也有交换条件。”


“小屁孩还挺牛,说吧我考虑一下。”


哪吒神秘兮兮地靠近,脸上掩不住的坏笑:“刚刚你和斩魂使说的‘脐橙’是什么东西?敖丙也提过想在上面。”


赵云澜见识到了,什么叫攻的狡诈。


到底还是完成了罪恶的交易,赵云澜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乖宝宝敖丙。


什么?赵云澜学变身做什么?


当然是变女人看看沈教授的反应啦——


至于哪吒和赵云澜的下次掰头主题,大概就是论谁相好的脸更红了吧。


不要带坏小孩子啊!

虽然嘴上一口一个绿皮大叔,但哪吒还是喜欢带着敖丙找昆仑君和斩魂使玩。


通常最后都会变成一边是赵云澜和哪吒拌嘴吵得不可开交,一边是沈巍带着敖丙读书岁月静好。


这天哪吒想了一个新玩法,背着二人变作沈教授模样,咳了咳装得像模像样:“云澜。”


赵云澜正逗敖丙玩呢,转头看见两个沈巍,一个垂眸备课,一个端坐读书。


昆仑君是什么人等,一眼便看穿哪吒的小把戏,但仍不咸不淡地扔下一句话:


“昨晚说好了要我在上面,最后还不是玩脐橙。”


备课的那个沈巍脸腾地红了:“赵云澜!!”


……


后来被师父拎回家的敖丙:


“师父,何为‘脐橙’?哪吒说明天要同徒儿玩这个。”


申公公:“??!!哪吒去,去,去……”


“好的师父,徒儿这就去找哪吒。”


“去他妈的小犊子!!!”


到底谁的媳妇更消暑

哪吒:“我媳妇儿,耍锤子的冰水法师,人家水淹,我们砸冰,夏季消暑一等一,绿……”


敖丙瞪了哪吒一眼。


“驴子阿米娅在方舟上都感觉得到,就问大叔你服不服!”


赵云澜:“我媳妇儿老家三界之内,九天之下论凉快没地方比得上,体温常年恒温冰冰凉,小年轻比不了比不了。”


哪吒急了,上手揉敖丙的脸:“体温低怎么啦?小爷家的也一样!你看这角角也是凉哒……敖丙,你角怎么红了?哎哎哎脸怎么热了?


赵云澜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小屁孩输了吧!”


“云澜,休得胡闹。”


“哦哦——小爷我看出来了,绿皮大叔你是他媳妇儿才对吧?!”


当巍澜遇见藕饼

昆仑君上天庭听次大会,正好遇上莲池边喂鱼的敖丙。昆仑君本就喜欢龙族,这小龙又可爱的紧,刚想搭话,那吃食的黑眼圈尖牙红金鱼摇身一变成了哪吒,他一把搂过敖丙,眼睛里满满的占有欲。


“绿皮大叔想干嘛啊?这是小爷我的朋友!”


莫名其妙吃了一嘴狗粮的昆仑君:“——???我要我媳妇儿!!!”


在家边看书边等爱人回来的沈教授,忽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