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酱

学生随缘更新ヽ(*´з`*)ノ

【楚郭】论我在相亲时萌上的cp

路人视角
有些沙雕
求评论里找我玩啊(//∇//)

我就是在那家可以做三分熟宫保鸡丁的餐厅和小郭警官相亲的女生。

不要以为我萌点奇特,小郭警官是真的可爱,西皮是真的好嗑。

言归正传。

一开始,我对于这场半强制的相亲是以“好聚好散”的态度来的,我礼貌性的早来了五分钟,就在我刚坐下掏出镜子想看看妆花没花时,就从镜子里看到了小郭警官,另一位苦逼的相亲人士。

他背着斜挎包,双手紧紧抓着包带,步伐慌乱,不时地回头望望,眼里是对身后那人满满的信任和依赖。

哎呦?这年头相亲还能带队友吗?

我一边为我们俩被迫相亲的命运叹息,一边对他的“队友”有些好奇。

他终于找到我了,一个人走了过来,身边没有其他人。当时我以为我想多了,便打个招呼。

“您好。”

“您吼…不是,您好……”

这么紧张的吗?

我又不会吃人。

看来真是头一回相亲了。

我忽然对他有了一种前辈的保护欲。

“哈哈,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紧张的啦。”

我出声安慰,他的小眼神终于和我对上了。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水灵灵的大眼睛,肤色白里透红,虽然不是真心的笑,但是我被萌到了。

好像小鹿啊。

好可爱哦。

想摸他头。

但是这么紧张好累的吧哈哈哈哈

于是我非常善良地不断引起话题,一开始他有些紧张,后来慢慢的就好起来了。

但是他的目光总往旁座飘,我想起了他进门时的样子。

哦~原来队友在隔壁。

于是趁他低头看菜单时,我决定偷偷看一下他的队友到底是何许人也。

毕竟能陪朋友来相亲的人不多。

事实证明我当时太天真了。

我的目光还没落到他身上超过两秒钟,他就像是察觉到了一般,阴恻恻地抬头,狭长的凤眼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我突然有些害怕,还打了个寒战。

我是抢了你对象吗你跟我这么大仇?

嗯……等等……我这个想法很危险啊。

此时和我相亲的小郭警官非常贴心地问我想吃点什么,忽闪忽闪着大眼睛一脸人畜无害地看着我。

旁座冷脸帅哥的面色更差了几分,周围的温度仿佛都低了几度。

“嗯……我都好的!听你的吧!”

我的求生欲说来就来。

但冷脸帅哥的表情更臭了。

“要不……来份宫保鸡丁?”

他往后一靠,用冷得带霜的脸色扫了我一眼。

呜呜呜大哥要不你点吧!妈妈我好怕啊啊!!

惊心动魄的点餐时间刚刚过去,我刚吁了口气却听到旁座的冷脸帅哥叫来了服务生。

他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菜单上刚刚我点的宫保鸡丁,压低了的嗓音好像是寒冬里结了霜的铁锈“我要一份宫保鸡丁。”说着他直视着我“三分熟。”

实锤了。

不是我错觉。

他就是针对我。

三分熟是在说我是小三吗?

所以你俩为什么来这和我相亲?

我头脑一阵风暴,勉强得出两条结论。

一、坐我旁边的是攻,对面的是受。

二、我不该在这里。

可算想通了的我感觉倍儿棒,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开开心心地吃饭,本本分分地脑补。

寻摸着差不多了,于是想了个婉转的措辞,人小郭警官挺好的,不能让人伤心不是?所以一顿巴拉巴拉之后

“……其实我觉得你也挺可爱的,要不……”

我下半句的做朋友还没说完,只见旁座的冷面帅哥突然起身,大步流星地向我们走来,一把拽起一脸懵的小郭警官。

“长本事了,还敢自己出来相亲了?”

语气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在原地。

exm???

回到家我左思右想这是到底怎么算以及如何向我的老娘交代之时,我新的微信好友,小郭警官来信息了。

“刚刚处里突然有事,一起走的是我朋友,实在不好意思。”

呜呜呜嘤太贴心了您真是个小天使!

“还有,我有喜欢的人了,抱歉。”

嗯?

什么??

我没看懂???

我在大脑里极速检索我说过了什么,终于,最后那句未说完的话“其实你挺可爱的,要不……”浮现在我脑海里,金光闪闪。

尤其是我脑补出的那几个代表省略号的点。

五光十色。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呐,连省略号都可以代表这么多含义……

个屁咧!

我说什么了啊求求您停止想象吧啊啊!!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敢!!!

经过一番失去理智的嚎啕之后,我冷静地分析了起来。

有喜欢的人?

不不不同志们别瞎想,我只是替冷面帅哥着急。

于是我决定套个话。

“没事,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没什么好抱歉的啊,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发出去我就后悔了,把“她”打成“他”了。

不过正好试探一下。

“他对我挺好的,虽然有时看起来有点吓人,但是他还是关心我的。”

没纠正。

还顺着错了。

加上这描述……

祝你们幸福。

不过幸福归幸福,看着样子是互相单相思啊。

“那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他好像把我当弟弟看。”

嗯哼?

当弟弟看还给我甩脸色??

当弟弟看还陪你相亲???

当弟弟看还在关键时刻拉你走????

小天使呐你可长点心吧。

“不能吧,我看他也不像啊?”

“你怎么知道是楚哥?”

“哦原来冷面帅哥姓楚。”

“……”

请叫我“套话小能手”。

一阵沉默之后,我以为他睡了,结果他又发来一条:

“连你都看得出来,那楚哥肯定也明白。”

等等这话意思不太对?

“他果然不喜欢我。”

不不不小天使不是这样的啊!!!

“emmm个词叫当局者迷,你楚哥毕竟是个汉子,应该比较粗心,他肯定没看出来!”

“是吗?”

“对呀对呀!所以我觉得你当面告诉他比较好。”

“可是我不敢,不知道怎么说。”

“怕什么!我给你语音,我告诉你!”

“真哒?谢谢你!”

“谢啥,相亲一场也是有缘,这个忙朋友我还帮不上?”

计划通。

“你说吧!我开免提做笔记!”

“好!我给你讲啊你就……”

“长城?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我拿着手机的手一抖,这不是冷面帅哥的声音么……

“跟谁打电话呢?”

“唔……正好!你帮我跟楚哥说吧!”

嗯???

等等!!!

闹半天你们都同居了嘛?!

那还要我干嘛啊??

你不敢说我就更不敢说了啊!!

“那个……您好。”

“您好。”

“我是……小郭警官的……相亲对象?”

“……嗯?”

我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

不过你俩都同居了告白这种事情让我这个相亲对象做真的好嘛?!

真是操碎了心。

“小郭警官喜欢您,是想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我知道啊。”

“我们正谈着呢啊。”

“欸?”“欸?”

电话里同时想起我和小郭警官两个人的声音。

我懵了,我估计小郭警官也懵了。

接着我就听到咣当一声,应该是把手机放下了。

“呵,小傻子。”

“唔……等等,楚哥……哈啊……电话还没断……”

然后我就被挂了电话。

我觉得我应该生气才对。

但是我没有。

呜呜呜嘤我嗑到真的了好甜!!!

过两天我又和朋友一起去那家餐厅吃饭。

缘分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一份三分熟的宫保鸡丁。”

我听到旁座有人如是说到。

哦?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果不其然,旁座坐着小郭警官和冷面帅哥。

小郭警官冲我友好地笑笑,冷面帅哥也打了个招呼。

这次小郭警官的笑是真心的了。

真心的都要冒粉红泡泡了。

真可爱。

话说冷面帅哥笑起来也挺好看的欸。

还有原来他是真喜欢吃三分熟的宫保鸡丁。

祝他们幸福。

正在努力码字
我打字太慢了啊啊!!
脑洞在前面狂奔
本本上的草稿在后面紧追
而我的手机备忘录的进度已经在爬了
呜呜呜噫(ಥ_ಥ)

这惊人的巧合。。。
我不吃这刀片啊呜呜😭

《进化的明天》(四)巍澜 楚郭

架空的脑洞文
不会开车,攻受可能不太明显
但是绝对不会逆的
第一个连载,第一次写文
求评论呀
(*'▽'*)♪


其实赵云澜他们留在处里也没闲着,清点了一下处里的物资,大致还能撑半个月。

“得想个办法解决电力来源才行,处里的备用电源撑不了几天。”林静从实验室里走出来说到。

“太阳能的话,可以是长久之计吗?”沈巍提议道。

“可以是可以,可至少得要能铺满屋顶那么多的太阳能板才行。上哪找去啊?”

几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突然,赵云澜一拍大腿“西郊!”

林静奇怪“西郊?上那去干嘛?”

“一个邪教传销组织在那扎营,是全封闭式的管理,用的就是太阳能。”说话的是大庆。

黑猫敏捷的从二楼蹦到楼梯扶手上,再不紧不慢的下楼。

“警局曾派过卧底,但几乎全被洗脑,根据他们传过来的线报,那里的电力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说完,黑猫和赵云澜对视了一眼。

“赵云澜是少有的去过那里,正常的回来的人。”

沈巍立刻看向赵云澜“我怎么不知道?”

赵云澜心虚的瞟一眼沈巍,又马上低下头“我根本没看到那的组织者,才调查到一点情报就被调回来了。”

沈巍扶额,肯定是他又骗自己说是出差了。

赵云澜见状挪过去牵起了沈巍的手,撒娇的摇着,“就那一次,我不是怕你担心嘛。”

沈巍无奈“没有下次。”

赵云澜乖巧点头。


黑猫一跃上桌,一扭一扭地走着猫步,最后趴在赵云澜的面前。

“大庆你可悠着点啊,这时候桌子坏了可不好修。”
赵云澜果然不忘调侃大庆的体重。

说来也怪,大庆的异能使他有三种形态,人,猫,肥猫。大庆作为人来说体重也正常,但偏偏可以变成一只肥猫,且大庆还极其喜欢肥猫这个造型,按他的原话来说,就是“回归真我。”

“鬼见愁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死胖子你再叫一句那个外号试试。”

“呦呵怎样?这时候还想扣我工资?!”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沈巍看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又要干仗,揉着太阳穴觉得脑仁都疼。

赵云澜见状马上靠过来“媳妇儿怎么了是不是又难受了?快快快回屋躺着。”

“我没事,眼下当务之急是解决能源问题。大庆,那个西郊的传销组织窝点,在丧尸爆发之前还在吗?”

大庆张口刚要说话,林静端着电脑走了出来。

“在,而且不仅在,现在还有人、活人在。”


外出抢劫超市的四人趁着下午阳光正烈时大包小裹地回来了。

当晚特调处就在烛光的映照下包起了饺子,他们围坐在长桌旁,手上忙活着和面、拌馅、擀皮。

外面城市的夜空似乎在没有灯光的下显得更漆黑了,上面几颗如钻石般的星星静静的闪耀着。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团圆夜还要出任务呢。”郭长城突然停下手里的活,望着外面的夜空感叹着。

“其实这么一看,我们的处境也不算坏。”林静调侃地接话,“没有案子,没有出勤,没有加班,不担心会贷款上班。”他撇了一眼赵云澜。

赵云澜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郭长城嘿嘿的笑了“大家在一起就很好啦!”。

他们听到这,互相看了看,都笑了。

沈巍悄悄地看赵云澜,却发现赵云澜也在看他,调皮的目光里满是被抓包的小小雀跃,好看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沈巍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一时间竟看痴了。

在赵云澜眼里的沈巍现在简直是闭月羞花,他一边笑一边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我的沈大美人儿啊~”

沈巍又红了耳尖“成何体统……”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赵云澜见状便是更开心了。

与此同时,楚恕之摸了摸自顾自傻笑的郭长城的肩膀,汪徵和桑赞相视一笑。

自知单身不配有姓名的大庆、祝红与林静互相交换了一个“我懂你悲伤”的表情。

年过半百的李大爷一边包着饺子,一边笑着看着他们,“年轻真好啊。”

团圆饭大概就是在这样温暖的烛光里度过了。


吃过饭后,收拾好晚饭,赵云澜就坐在桌前沉思起来了,良久,他起身,拍手,“大家过来开个小会。”

各自放下手里的活,郭长城颇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楚恕之,楚恕之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其实郭长城的担心也不无道理。赵云澜向来吊儿郎当,能让他说出来“开个小会”这样的话,应该是件大事了。

“处里的电力不足。”赵云澜开门见山“当下我们不能没有电,所以明天一早我决定带人去……”

“不行!”

沈巍突然站了起来,直视着赵云澜的眼睛。“你明知凶险,还要亲自前去?你刚能力暴走不过两天,这次再出了什么事你还吃得消?”

沈巍的语速越来越快,剑眉紧揪到了一起,眼眶有些发红。

“你会的能力我也会,我替你去。”

赵云澜看着沈巍焦急的眼神,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我去那做过卧底,了解那里具体的位置的只有我,所以我是非去不可的。”

“那我便陪你去。”

“你……”赵云澜一时语塞,一时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

“好吧。”他只得叹了口气。

“我也要去。”说话的是大庆,“林静说那里有活人,我可以先去勘察,免得打草惊蛇。”

赵云澜点了点头,“那么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吧!”

其实吧,我在家里也暗戳戳地和家人聊过这样的话题,无非是“妈妈你怎么看同性恋?”这样的小心翼翼。

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担心我的取向问题哈哈,后来我慢慢婉转地从他们的话里了解到他们的看法。大概是不支持也不反对吧。

他们没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喜欢同性。

但其实爱情真的没有界限。

还是希望有一天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能对同性恋多一点善意吧。

Louvre-huli:

最近很丧,特别丧,丧到极致




我叱咤风云的时候都快忘了我还是个未成年,呵。




不小心被我妈查岗,翻了我的聊天记录,和我的沙雕网友。




嗯,迎接我的无非是“停课”“滚出去”“断绝母女关系”“我们家没你这个人”“你要不要脸”




其实我都差不多猜到了。






我很感谢我爸妈,他们真的很好,我反而是个阻力,我就想赶紧成年,滚的远远的,他们一定要幸福地过,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垃圾女儿。




我的沙雕网友很关心我,想尽办法联系我安慰我,她他们担心,也自责,我很庆幸我们一起欢颜过,我也期盼我们可以继续。




这几天疯了一样刷甜甜的小说,四天看完了坏道过门天涯客,这个女人还是该死的甜美嘿嘿。




我在家里很爸妈勉强算冷战,不顶撞,非常顺从,是是是您说什么都对,是是是我干什么都错。同学朋友面前也是嘻嘻哈哈的表情包式聊天,笑话,我怎么可能难过。




一个很要好的同学,忽然cue我说你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家里禁了我的耽美,没事。




她也没说什么。




“你想做什么,我支持你”


“大不了我陪你一起”




Shiloh的背景音乐还在,这几天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特别好,哪怕我也知道你只是说着安慰一下

白叔去蹦迪又没带龙哥
想想龙哥机场的低气压
不禁为白叔的细腰担心

Σ(|||▽||| )诶嘿好工整

“你……需要照顾吗?”
“不需要。”
“为什么?!”
“因为我有人照顾。”
❤️

眼泪不值钱!!!
龙哥是什么宝藏啊😭😭

回来时看到一只神似大庆的猫
跟我走了一路
叫它大庆还会喵喵叫(//∇//)
没有小鱼干就给了火腿肠

《进化的明天》(三)巍澜 楚郭

架空架空架空
开始写文才发现高产太太们的辛苦
其实我在纸上早就写了好多
奈何打字好慢
求评价鸭(//∇//)

在昨晚的一番折腾后,清晨的特调处是从丧尸的嚎叫声中醒来的。

沈巍睡眠浅,先起了床。他看着床上熟睡着的赵云澜,脸上的笑意里是满满的幸福。

不论何处,不论何时,只要你安好,我就是晴天。

赵云澜的脸色比昨晚好多了,沈巍上前俯身帮他掖了掖被子,四处检查看没有露出来的地方后,眼神停在了赵云澜的熟睡的脸上。

面色终于红润了起来,嘴唇有意无意的微微撅着,像是在索吻。

沈巍的目光在赵云澜的嘴唇处停了好久,终是轻轻的、几乎虔诚的表情的吻了上去。谁知才刚离开,就被赵云澜搂住了脖子,“沈教授,偷亲可还行啊?”赵云澜其实在沈巍帮他掖被子时就醒了,感觉到唇上一热时心里都快乐开花了。

媳妇好不容易主动一回,能这么容易就放走吗?

“早安吻应该是这样的啊~”赵云澜刚醒的嗓音里还带着奶音,故意上挑的语气和刚刚的一句“沈教授”让沈巍羞耻度爆表,此时口中赵云澜柔软的唇舌使沈巍脑子里一根名为理智的丝线彻底断开。

有一件事情叫晨勃。

白日荒淫。

沈巍扶着赵云澜,赵云澜扶着腰出了房门。
大庆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啧,大早上的第一口是狗粮。”此时小郭和老楚从厨房里端着早饭出来,“沈教授,赵处,你们醒啦,诶呦昨天吓死我了,正好我和楚哥做了早饭你们……啊!”郭长城只顾着说话,脚下左脚绊右脚,眼看着手里的汤就要撒,大庆嗷地一声跳开,楚恕之傀儡线稳住了要倒的郭长城,沈巍一手在空气中包住了泼洒出去的汤,一手把赵云澜护在身后。

除了碗碎了,没有任何损失。

楚恕之还在这期间抓住了一只苍蝇。

楚恕之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扶住郭长城“一天天毛手毛脚的,什么时候能不让我操心。”郭长城不好意思的笑笑,手脚慌乱的蹲下,把手向碎片伸去,楚恕之拍掉了他的手,“再把你的手划了!”郭长城不好意思地笑笑,把手覆在碎片上方,慢慢的有乳白色的光自他的掌心晕开,片刻后当他移开手时,那碗俨然完好无损,甚至比之前还要来的有光泽。“楚哥,你看,我修好了”郭长城捧起碗,抬头向楚恕之可爱的笑,眼眉弯弯,清澈的不含一丝杂质。楚恕之身体一僵,不协调的撇过头去,“还算有点用。”话虽这么说,但耳尖却诚实的红了起来。

赵云澜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对此情此景,只是呵呵干笑两声,“呵呵……那啥……都有新技能了哈……”

吃过饭后,特调处的一行人都很默契的收拾完碗筷,都坐在了桌前。

“大家面对现在的形势都很清楚。”开口的是赵云澜,“我也就不多说了。”

此时背阴处的窗上砰的一声响,一只丧尸血肉模糊的贴在玻璃上嚎叫。

郭长城抖了一下,他身边的楚恕之安抚的握住了他的手。

桑赞叹了口气,起身走向窗边抬起手,强烈的刺目的光自他手中射出,丧尸和遇见阳光一样的效果,化作了灰烟。

“看来我们需要从新介绍一下了。”沈巍推了推眼镜,沉声说着。

“祝红,精神链接。”

“大庆,化猫。”

“郭长城,复原。”

“楚恕之,傀儡线。”

“汪徵,植物生长。”

“桑,桑赞,发,发光。”

“林静,计算强化。”

“好,那么我和沈巍的能力相似,大家也都看过,既然都有了新技能,就要用起来!”
赵云澜之前把少有的正经全部用在了工作上,现在则放在了生存上。

沈巍本想再说些什么,动了动唇却又放下了。

反正能护住他就好了。

老楚小郭和汪徵桑赞自告奋勇地出去找吃的。

四人便出发去了最近的超市,桑赞手里发着光,走在前面。

四周确认无丧尸后,关上了大门,四人便分去扫荡。楚恕之不放心郭长城,一直跟在他身边。二人在超市里慢慢走着,倒是找回了之前逛超市的感觉。

“欸?今天是团圆节啊。”

郭长城走到了日历架前,“今年团圆节我本来是想在处里包饺子呢……”他低下头苦涩的笑笑,“这不是包饺子。”

楚恕之眉眼间微动了动,伸手去揉郭长城的脑袋,他头发细软,毛茸茸的触感在指间像是在摸小动物。郭长城回过头来,眼圈微红,扯着嘴笑道:“瞧我,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包。”郭长城一时没听清,“楚哥?你说什么?”“我说包,今晚咱们就回去包饺子。”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的眼睛,“傻小孩,在哪不是过节。”

郭长城觉得心被什么温暖的东西攥住了,他突然觉得,现在的世界和之前没什么不一样。

一样的人,一样的逛超市,一样的幸福。

白叔800万粉刮胡子了。。。
真的。。skr狠人。。
太狠了😂